什麼是知識分子知識分子是時代的眼睛
  如何定義知識分子?張踐和孫書文有著不同解釋。孫書文說,20世紀80年代,有關部門做出規定,凡具有中專以上學歷,或者具有某種專業知識專項技能者,均可算作知識分子。
  英文中知識分子這一詞條與一個故事有關。1894年的法國,一個上尉因是猶太人而受到誣陷。作家左拉向媒體投稿呼籲重新審案。孫書文說,當左拉只埋頭於小說創作或薩特只致力於哲學研究時,他們只能單純算成作家或哲學家,而他們一旦在許多重大社會問題上發言、請願,他們就變成了知識分子。
  張踐對知識分子的定義更加寬泛,他認為,只要不是從事體力勞動的人,都可以定義為知識分子。
  華東師範大學教授許紀霖認為,知識分子分職業標準和精神標準。職業標準如大學教授、新聞從業者等;而精神標準就是那些為思想而活著的人。孫書文說,借用學者殷海關一句話:“知識分子是時代的眼睛。”一個國家的精神品格,在相當程度上是知識分子決定的。
  應有怎樣的擔當站在國家立場,通過輿論和行動影響他人
  普通人有社會擔當、幹部有責任擔當……知識分子的擔當和這些擔當有何不同?
  在張踐看來,知識分子的擔當是一種比職業擔當更為廣泛的擔當。應該有一種社會、國家、歷史的整體擔當意識,這一擔當在古代被表述為天命意識。張踐說,“知識分子的擔當應該思考國家、社會往哪兒發展,不光要說,還要乾。”在他看來,知識分子的擔當,是一種通過輿論和行動來影響普通人的擔當,而非通過組織形式的影響去發揮作用。
  “每個時代的知識分子,歷史擔當不一樣,但有一點是相同的,知識分子都是站在國家的立場。”張踐說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知識分子,他們的擔當主要是社會主義建設;“文革”結束以後,文學家是用傷痕文學來進行歷史擔當的,搞哲學的,是通過實踐真理標準的討論來進行歷史擔當的。在張踐看來,當下,我們面臨著一個巨大的世界觀、價值觀的轉型,一些傳統的被破壞掉,新的沒建立起來,所以作為哲學家的張踐說,“從我們的角度講,我們的歷史擔當就是要重建價值觀,可以稱之為社會核心價值。”
  如何才能有擔當 缺乏自我反思 會顛倒學問和價值
  在轉型期的今天,知識分子分別從自己的職業角度和理想情懷來解讀這個世界,影響這個國家。然而有的人對各種社會問題一味抨擊;有的人熱衷於為各類利益集團代言。張踐和孫書文對這種現象進行了反思。孫書文自嘲地說:“現在別人問我是什麼職業,我都說是老師,不敢說是教授,害怕被叫做‘叫獸’”。孫書文的擔心,正是來自於一些知識分子擔當的沒落。在孫書文看來,知識分子有的向技術專家蛻變;有的向謀利階層轉化;還有的成了精神的矮子。孫書文認為,知識分子應該不臆測,不武斷,不固執,不主觀。否則就容易淪為上述三種人。
  “鐘南山身上就有知識分子的擔當。當年非典,有關領導說疫情已控制,然而鐘南山實事求是地指出疫情根本沒有得到控制。”孫書文舉例說,不畏強權、尊重事實就是知識分子的一種擔當。
  在張踐看來,如果一個知識分子像手電筒一樣,只照別人,不照自己,在缺乏自我反思精神的情況下,就會把學問和價值顛倒了,也就談不上所謂的擔當了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“不能像手電筒只照別人不照自己”)
創作者介紹

學券

hi23hidmw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